<noframes id="znvtr">
      <address id="znvtr"></address>

      <address id="znvtr"></address>
      <address id="znvtr"><th id="znvtr"><meter id="znvtr"></meter></th></address>
        <listing id="znvtr"><listing id="znvtr"><meter id="znvtr"></meter></listing></listing>

        <form id="znvtr"></form>

        研究與倡導

        當前位置:首頁 >  社會影響  > 研究與倡導 >  農村寄宿制學校學生發展報告(2016)

        農村寄宿制學校學生發展報告(2016)

        2015年10月起,歌路營委托北京大學聯合課題組在華北和西部兩省開展“新1001夜睡前故事”項目的隨機控制實驗研究。課題組由來自北京大學中國教育財政科學研究所、中國社會科學院人口與勞動經濟研究所、首都經濟貿易大學勞動經濟學院和哈佛大學教育學院的研究者組成。

        在本實驗項目的基線調研中,課題組收集了樣本學生在身體發育、心理健康和閱讀能力三方面的基本信息,并進行了初步分析。研究結果顯示,農村寄宿制學校學生的心理健康和學業發展狀況令人擔憂,且十分值得關注。在本研究中,研究者們將把目光聚焦在三類學生群體身上。第一類是留守兒童,指父母雙方到外縣打工超過半年以上的兒童。第二類是低齡住校生,指在幼兒園至二年級期間開始住校的學生。第三類是回流兒童,指曾經跟父母到外縣上過學的留守兒童。接下來的報告中,筆者將從樣本學生的整體情況、留守對兒童帶來的影響、寄宿對兒童帶來的影響以及回流對兒童帶來的影響四個方面進行簡述。其中,筆者重點關注這幾個兒童群體在抑郁風險、校園霸凌、學業發展三個方面中的問題。


        一:樣本學生的整體情況

        本次調研中的樣本學生來自于兩個省五個縣137所小學的四、五年級學生。接下來將是對這個樣本整體發展的一個簡單分析。


        • 高比例的寄宿留守

        在17,000多名的樣本學生中,36%的學生屬于留守兒童(父母雙方外出打工超過半年以上)。若把父母單方外出打工的也計算進來,則父母任意一方有外出打工超過半年的學生比例將達到60%。而同樣在寄宿方面,也有60%左右的學生在學校住宿。這其中,最值得關注的則是低齡住宿。數據顯示,45%的學生屬于低齡住校生,住宿低齡化傾向比較明顯。


        • 令人擔憂的心理健康問題和校園霸凌現象

        在心理健康方面,筆者首先聚焦在學生的抑郁傾向和風險上。根據抑郁量表的計分結果評判,得分大于等于15分的,從一般經驗意義上可以認為抑郁情況是比較嚴重的。而在本次調研的樣本學生中,超過15分的學生比例高達65.7%,是全國城市平均水平的2

        (該數據包含了全國21個省39個城市的青少年及成人的整體平均情況)。本次調研的樣本學生與之不同的地方在于一是來自貧苦地區,二是農村地區,三是小學的中高年級學生,因此這一些都有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影響數據上的差異。

        另一方面,研究者還特別關注到了校園霸凌的問題。作為受害者,31.7%的學生表示自己每月至少有2-3次被人欺負,而16.5%的學生甚至表示自己是每周至少1次被人欺負。可這一比例,到了旁觀者身上則又增加了不少。看到同學被別人每月至少欺負2-3次的人多達48.2%,而看到被嚴重欺負的則有27.5%。同樣,研究者將這一情況與WHO公布的40國青少年的校園霸凌發展率進行了比較,結果顯示,樣本中的農村寄宿制小學生校園霸凌現象遠高于國際青少年的比例。


        • 嚴重滯后的閱讀能力

        課題組選用了國際閱讀能力測試的題目來對四、五年級的樣本學生進行了閱讀能力的測試。并將五年級測試中可用于比較的13道題目的得分與全世界46國和地區的四年級被試進行了比較。結果顯示,樣本學生的平均得分在46個國家和地區中排名第20位,平均答對率略高于全球平均水平。但由于這是用我國農村五年級學生與全球地區四年級學生進行的比較,所以這意味著我國農村寄宿制學校學生的閱讀能力比全球46個國家地區的平均水平要落后一年左右。


        • 今人吃驚的高比例留級現象

        在本次調研樣本中,高達16%的學生報告自己曾經留過級。


        二:留守帶來的影響

        通過多元回歸和進一步的計量經濟學研究方法,課題組試圖分析以下幾個關于“留守會給兒童帶來什么樣的影響”問題。


        • 增加抑郁風險和校園霸凌行為

        調查顯示,留守將會顯著增加農村學生的抑郁風險,且隨著父母外出打工的情況不同而有所增加。也即是兒童抑郁風險的比率呈現出“父母雙方外出打工”>“僅母親外出打工” >“僅父親外出打工” >“父母雙方在家”的趨勢。這里也可以看出,母親外出對兒童心理健康的影響是要大于父親外出的。這一趨勢同樣可以在其他的幾個心理問題上得以顯示。

        比如,兒童的外化行為,也即具有攻擊性、破壞性的外在表現行為,也是隨著父母外出打工情況的不同而更突出。

        這一點,若轉換到校園霸凌行為上,則可以看到,父母外出打工似乎也在顯著地增加其留守子女在校園霸凌中淪為受害者和欺負-受害者的可能。在留守兒童中,每月至少2-3次遭到別人欺負的學生占了36.3%,而看到別人被欺負的則有48.6%。留守兒童淪為校園霸凌受害者的情況達20.2%。從數據上,我們同樣能看到留守對校園霸凌行為的負面影響,尤其是讓兒童成為被欺負者的可能性會更高。


        • 抑制閱讀能力的發展,增加留級的可能

        留守兒童在閱讀能力上的得分顯著低于非留守兒童,并且父母外出打工情況的不同也似乎會對其子女的閱讀能力有較為顯著的負面影響。同時,也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子女留級的可能性,并且母親外出對子女留級的影響似乎更顯著。


        三:寄宿帶來的影響

        同樣,通過比較住校生和走讀生各方面的情況,研究者發現,寄宿也會增加農村學生的抑郁風險。并且,在校園關系上,住校生也會更多地觀察到別人被欺負的情況,以及更大可能的淪為校園霸凌中受害者。而其學業成績也將顯著的低于走讀生。

        除此之外,住校生在身體發育上及自尊心上也落后于走讀生。尤其是低齡住校,對學生的抑郁和校園霸凌行為都會帶來比較顯著地的負面影響。


        四:回流帶來的影響

        在留守兒童中,回流兒童占大約三成。 而在這個群體身上存在的問題似乎比一般意義上的留守兒童更為嚴重。研究者的分析結果顯示,回流似乎會增加兒童的抑郁風險,降低其自尊水平和抗逆力水平,并且在校園霸凌中,更大可能成為受害者和欺負-受害者。另外,對閱讀能力也有比較顯著的負面影響;在留級的問題上,回流兒童留級的比率(22.8%)顯著高于一般留守兒童和非留守兒童。很顯然,在寄宿制學校中的回流兒童是農村留守兒童中最弱勢的一個群體。


        總結

        本次調研系統揭示了樣本農村寄宿制學校學生在心理健康、校園人際關系和學業成績上令人堪憂的問題。心理健康主要體現在高抑郁風險,校園人際關系體現在校園霸凌問題上,學業成績體現在閱讀水平滯后以及驚人的留級現象。 而留守與寄宿都會在不同程度上增加農村學生的抑郁風險和校園霸凌行為,同時也對他們的學業發展產生一定程度的負面影響。本研究的另一個亮點是對這個群體中的低齡住校生和回流兒童的關注。與其他學生相比,他們在身心發展和學業發展上都顯著地落后。 如何去幫助這些特殊群體也該成為日后的課題之一。


        點擊下載報告全文:http://file.growinghome.org.cn/upload/201904/10/201904101438419250.pdf

        你的瀏覽器版本過低,可能導致網站不能正常訪問!
        為了你能正常使用網站功能,請使用這些瀏覽器。

        五分时时彩五分时时彩官网五分时时彩平台五分时时彩app五分时时彩邀请码五分时时彩娱乐五分时时彩快3五分时时彩时时彩五分时时彩走势图五分时时彩ios